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理百年》金课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围炉漫谈:我们的乡愁

2014-2-14 12: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06| 评论: 0|来自: 新浪财经

摘要: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举行。上图为围炉漫谈:我们的乡愁。(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新浪财经讯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举行。12日上午“围 ...


  冯仑:就梦青春期以前的事。

  毛振华:有很强的土地的情结,现在回家我们家乡依然还是落后,但是在我们当前的环境里面,我们没感觉落后,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大家都一样。后来我们见识多了,再回头看看,变化很大。真正来说左右我们在梦里的东西,还是小时候的家乡的情怀。这些情怀到现在,这些情怀跟我们现在的现代化,跟我们出席的商业活动看,的确没有什么联系,跨度太大。而且往往还是让我们思考关于简单的土地问题,我的看法就是比较简单,我意思是说,乡愁的事从我的角度看呢?我们从农村到武汉,再读书,再到国际上到处跑,经历了很多事,但是根的感觉,我跟我太太不一样,我想我死了埋到哪,是不是应该埋到村里去,我太太说荒谬,你埋到村里,谁去看你,你后代也不去。

  冯仑:给你搁网上,都可以电子的来做。

  毛振华:小孩就没有这个意思。我们父亲一辈,他们家里有土地,我这辈刚开始分田。我们后代有的说那块地是我们家的,那种感觉,看到地眼睛就放光的感觉就没有了。福建我们去的龙岩,有转转圈的土楼,就是外地挣钱的人回家建的。我感觉这种情怀有很多从农村出来的来讲,它是一个很大的愿景。如果说这个东西消失了是一个损失,基本上我的老家离县很远,离镇很远,那个地方的土地没有什么可拆迁的。

  冯仑:没有老芳,都是传统的小芳。

  毛振华:但是这些东西要保留,有一些东西要进步。所以说打工的文化带回去一些进步的东西。也感到失落,也不是原来那么有感觉。所以更多的时候,你说硬的方面马上想到社会发展的进步,这些制度的变迁,我老喜欢考虑这个问题,再说吧,这个是以后的事。

  冯仑:我们把乡愁的事,不知道定义清楚了没有。老任你说清楚了,清楚了就开始往硬的走。

  任志强:这个事搞不清楚,昨天我们去了牡丹江市。牡丹江市就没有乡愁,你说这个市是日本人建的,1937年日本人建的,所以从来不搞市庆,因为是日本人建的。然后领导告诉我们说,日本人规划的时候,这个街道里面,所有的街道都是看见山,但是现在盖了高楼以后,一半以上的街道看不见山了,再过一段时间,所有的街道都看不见山了。前两天说网上段子的事,有一个非常好的段子,城里的人为了让孩子了解乡愁,把孩子送到农村去,孩子住了一段时间,回来比较比较,家长问怎么样,他说农村的家院子没有围墙,不像咱们家还有围墙,有田。说咱们家小游泳池不如农村的水塘,那里面还有鱼;咱们家养了2条狗,村里不但有狗,还有鸡、鸭、鸟什么的到处飞;换句话说,城里的感觉和乡村的感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而在孩子的心目中呢?他们看到的东西跟大人眼中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本来父亲是想让孩子说农村多苦,我们家多好,最后的结果是孩子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些东西,完全不一样。

  那么什么是乡愁?看得见山,看得见水,这就是乡愁。那要是农村的人永远在农村看见那个山,看见那个水,他就进不了城了,所以也是一个问题。我们想现实社会中,老去把某些事情固化思维,可能就是问题。最后可能还是要由社会进步去进行选择,当社会进步的时候,人们会自动的选择我保留哪些东西,我怀念哪些东西,或者说我希望增加哪些东西,这可能就是乡愁要赋予一些新的含义。

  冯仑:你这个研究要往下深入,第一个乡愁往回找,是找我多少年,是找我5千年,30年,60年,因为再往前走,到山顶洞了,就不是乡愁了,就太遥远了。基本上一般来说,大家界定在一两代人大家说,能愁起来。你现在让你的重孙愁你们家的乡愁基本上没有,一般是一代人,最多是两代人谈这个乡愁,这是一个时间。第二个乡愁的含义,我感觉老任说得挺好,其实是自由对吧,没有围墙,也是包含一个精神上的自由;第二个自然,看着山水,到鱼塘里,有鸡、鸭和你一起游着,这叫自然;第三自我,人在这个环境里,是个主人。所以,我觉得慢慢的我们就把乡愁这个事越说越细了。晓光还有点诗意?

  刘晓光:我想爹我想娘,我想我的家乡。

  冯仑:那就是一代人,基本上你想爷爷,想祖宗都不叫乡愁,想爹和想娘这个是到头了。

  刘晓光:我想爹,我想娘,我想我的家乡,结果找不到我的家乡。我说一下什么概念呢?现代乡愁的概念,下一步城镇化的软系统和中国城镇化的文化的平衡,那么有两个概念:一个是中国的乡村和中国未来的小城镇,现在愁什么?他们的所在地的人愁什么,因为我们从这个乡和镇出来的我们愁,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文化的软系统,对中国城镇化下一步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农民上楼了,楼底下是猪圈,也没有文化的问题,也没有人性的概念,农民搬进城镇也很痛苦。所以我想我们的乡愁,特别是很多人从乡里到大城市,或者是很多人从乡里出来,当过兵,到大城市,现在反应出来看,我们的乡,我们的新建城镇,将来可能至少有几个要件:

  第一个这个乡的传统文化尽量保留。我看汕头的潮源的田聚镇,那个房子很漂亮的,都是传统感觉的东西,所以说一定要把传统的文化保留下来,还有吃大锅饭,到那个节日,你家一百多桌,乡亲们来了随便吃,就很多有文化的东西应该把它保留下来。

  任志强:腐败了。

  刘晓光:乡里乡亲吃顿饭也腐败啊。房子有石雕,所以第一点在乡愁中我们要保留我们的文化。第二条来讲,可能我们的乡愁,文化也有升华的问题,不能光是那些古代的文化,可能还有一个中国现代的乡愁文化,但是说中国有没有现代文化,需要我们去挖掘。第三个,中国乡愁当中最美丽的东西,应该把它保留,比如说最诚实的东西,夜不闭户,《弟子规》中讲的东西,可能是将来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或者是乡镇化的过程中软的东西和文化的东西。

  冯仑:晓光说的慢慢能操作了,一个叫软系统,一个叫文化平衡。我感觉我们接着往上捋一下,稍微硬一点。因为我们的文件里写的叫“留得住乡愁”,那留得住这是个操作的事,它不是一个只是文化人写篇散文就留住了,我们还得具体操作。所以请各位来看一看,留得住乡愁,我们从具体工作当中,结合各自的工作当中,我们怎么叫留住了。刚才晓光回忆说吃饭这叫留住了,我们从王巍开始倒过来,留得住乡愁,刚才前面的环节我们说了乡愁是什么,那咱们就弄清楚是什么,咱们看怎么留得住乡愁?

  王巍:我也是小户之家,过年回家,父母都80多岁了,平时沟通太少,怎么办呢?就买一个手机,你发短信,他会听,你发多长的短信都会听,就老人的手机,你发一个手机的短信,他可以听的,我感觉挺好的。我就开始,老人讲文化大革命,我发现他们讲的文化大革命和我亲眼看的和我感触的不一样,于是我就写了几段发给他们,每天我固定发。陆陆续续的我就上了新浪微博了,上了微博以后,现在写了50多段了,影响还是挺多人都在看的。因为文革的时候我9岁,到文革结束我是18、19岁,正好那个时期我们身临其境,又没有太多的利益。

  冯仑:那你的乡愁?

  王巍:什么概念呢?我们能不能记录一个真实的这样一个事件,一个场景,才能产生真正的乡愁,否则现在我们很多是意想,我们设想的社会能不能存在。比如说道德什么的文人,很多都是在虚假的,我感觉真正有价值的乡愁是真实的问题,问题是我们长这么多年,始终在一个不真实的环境下生存,不光是文革,包括20年前,30年前,很多的影响我们这代人成长的重大的社会环境都是虚伪的,不真实的,而我们接受了这样的教育。而在这种教育当中,我们去反映去回顾去怀念去讴歌,甚至是谩骂,都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我想从点滴做起,每个人首先保持真实的感受,也许我们会给下一代留下一点真实的东西。

  冯仑:你说这个操作是得让历史学家操作?

  王巍:今天看,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学家,我们每个人都不承担自己的责任。

  冯仑:你忘了一件事,读这么多书,你应该知道,历史没有真相,历史只有看法、意见。

  王巍:所有人,各级社会都来参加。

  冯仑:现在有照片,有信息记载摄像机这些东西,这时候有点真相了,在之前的时候,你想找回真相很难。

  王巍:至少的当下历史,每个人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也许未来会好一些。

  冯仑:你说的操作是说,怎么样留得住乡愁,咱们学习这个文件,留得住乡愁就是说,要恢复真相,这就算留得住乡愁。OK。

  刘晓光:得看一下历史的今天。

  冯仑:这个是学说,怎么留得住乡愁,讲点操作的事。就你们家那个村要保留吗?

  毛振华:我们城里留住乡愁的事很简单。

  冯仑:就是鸡照叫,进洞房。

  毛振华:就是回家建个房子,做一个公益事业,把城里的孩子国外读书的孩子带回去,让他们感受 。

  冯仑:让他们在感情上连接起来。

  毛振华:找根,我感觉这个感觉很重要,一代一代都是这样。而现在看起来有些困难,有一些小时候的山水都没有了,小时候的一些湖都没有了,都变成田了,原来的湖缩小了很多,现在农村里面,我们的纯农业区,基本没工业,政府也没有什么收入,就把这些水面都承包给了浙江人,我不太喜欢浙江养什么珍珠,把这个环境都破坏了,已经是找不到这种感觉,小时候我们看池塘里的水,我们在那游泳。

  冯仑:你这些是小问题,你这个湖区里当时有很多人受到委屈了,比如说某些妇女受到迫害,投湖的多不多?那都怎么解决的。有冤屈怎么解决的?悬梁?你们那的梁够不够?

  毛振华:那种事情还是比较少的。因为我感觉人不到极限,还是有生存欲望的。我们那个湖区属于农村条件比较好的,我小时候,四人帮的时候,我们围湖造田,造完田以后,是一千多平方米,现在有问题了。

  冯仑:你们村里的地主还在吗?

  毛振华:国家开始搞农田补贴的时候,报的土地少了,一亩地补贴多少钱,我们那一亩地太大了,补贴的钱太少了,因为就那么多地。现在去看的时候,我感觉怎么样帮助他们做一些农村的环保,那些池塘现在连养鱼都不可以了,都是农药和化学的残留物,以前我们都用地下水,打井,是天然的,这些问题还是比较大的。现在尽管没有工业污染,就是农药化学污染,加上水面养鱼,养珍珠,环境不是很好。

  冯仑:你这个说的是人工操作,你要留得住乡愁,第一要赶走浙江人,第二要环保。

  毛振华:我回去就实现,跟政府谈判,你建这个桥。

  冯仑:第二就是把土地面积保住;第三个就是把孩子领回去,你这个能操作,你要留得住乡愁,这句话都要变成操作。

  毛振华:每年我们家小孩都会去到那个学校,会教教环保,教教课。

  冯仑:你把英文教了,他们又跑了。

  毛振华:不教也跑了,他们打工也是跑,读书也是跑。

  冯仑:有没有隔膜的,鲁迅写过一篇小说,说一回去就看见了闰土,那个你有这种隔膜吗?阶级的隔膜,你们家小孩跑到郊外去,有点阶级隔膜。

  毛振华:还好,因为我们农村家的亲戚很多,我爸爸兄弟姐妹8个,我妈妈兄弟姐妹6个。

  冯仑:你提出一个很好的办法,留得住乡愁就是兄弟姐妹人口多这个很重要,如果说是独生子女,当时你们家是独生子女,从你爹和爷爷就是单传,这个乡愁就断了,找不到亲戚了。我们的乡愁是计划生育,你的乡愁不是计划生育。所以小毛讲的都是能操作的,子女多,亲戚多,赶走浙江人,小孩回去教英语,这都是留得住乡愁的。

  毛振华:我没有说赶走他们,我是让承包破坏环境的人赶走。

  冯仑:慢慢的讨论,就得深入,慢慢的能操作。

  任志强:你说这话已经在网上登出去了,浙江人都看见了。

  毛振华:浙江人乡愁文化搞得很好的。

  任志强:什么是留得住乡愁呢?有乡绅就留得住乡愁,没有乡绅就留不住乡愁,没有乡愁。乡绅起的作用:一个是他可以把乡里的东西记录下来,传承下来;一个是他打通了一个上下的渠道。过去我们看到县一级官就到头了再往下没有官了,靠什么维护社会啊?是靠乡绅。

  冯仑:你插队就是有乡绅吧。

  任志强:插队是中国共产党在村上第一个建立党的村。因为我插队30年以后,发现它变成了全国最贫困的第9个乡。

  冯仑:书记是干吗的?

  任志强:书记是地主的儿子,镇长是地主的孙子,现在是这样。

  冯仑:你插队的时候?是贫下中农吧?

  任志强:我搞不太清楚,好像所有人都是贫下中农,因为地主也比较穷,那块没有多少地,就变成地主了。乡绅有几个问题:一是乡绅打工与城市与农村之间通道的重要联系。比如说那天跟领导聊天,就说了过去农村考试,科举就出来了,即使没有当官,但是把文化告出来了。然后是告老还乡,就如果说他们不告老还乡,他们不回家盖房子,那就没有了,这一代就断了。确实后来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死光了,乡绅就是出去,回来的时候盖房子,回来的时候更牛逼,因为个回来的时候更牛逼,把家族都带牛逼了,私塾等等就把公共资源的配制均等化了,现在是靠政府,或者是有一些农村什么都没有,如果说像潘石屹这种,出来的人挣了钱能回去啊,那家里的情况就发生变化了,比如说教育水平,致富问题解决了,把治理问题也解决了,把公共治理的问题也解决了。

  毛振华:那不能一个人回去,他想回去也不行。

  任志强:不是他想回去,你要有告老还乡的制度可以回去,他可以买地,他那么多钱买一块地就回去了,你还能搞得了他,他把学校盖了,大家巴不得,如果再盖一个医院,老百姓高兴得不得了。

  毛振华:盖了医院了,也盖了房子了。

  任志强:如果说这样回到老家,你看老百姓高兴不高兴,所以说留住乡愁是很重要的一环,没有这一环就没有戏了。中国基本就把这个打断了,从农村进入城市是非常艰难的路,既然是艰难到这种程度以后,进到城市的人就很难再回去,或者说不愿意再回去。就像发了财,然后儿子女儿都不愿意回去,老婆也不愿意回去,那就断了,从此以后就断了。所以说乡愁如果说没有乡绅这套体系,乡愁就很难。

  毛振华:你让我回去当乡绅。

  任志强:对,你回去当乡绅,你把学校、医院,公共设施都弄完了,这样就慢慢的延续下来了。

  冯仑:任总讲得非常对,我们现在讲什么叫留得住乡愁,一个重要的就是回家办好事,就是做一些乡村的公共的建设,传承教育,另外让潘石屹回天水,这个就是基本现代版的,毛振华回湖区,潘石屹回天水,然后就恢复乡村制,留得住乡愁的一个办法就是留住乡绅。那我们的制度得允许咱们回去。

  任志强:不允许,你回去要买宅基地是逆城市化,不行。所以潘石屹不回天水了,去纽约买房子了。

  王巍:我们都回去了,你房地产就无法卖了,北京的房价都下去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管理中国网

GMT+8, 2021-3-3 14:10 , Processed in 0.18241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