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理百年》金课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围炉漫谈:我们的乡愁

2014-2-14 12: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07| 评论: 0|来自: 新浪财经

摘要: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举行。上图为围炉漫谈:我们的乡愁。(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新浪财经讯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举行。12日上午“围 ...


  任志强:告老还乡,年轻人进城,老年人回乡,没有这个循环不起来。老毛说埋在哪?你老了回乡里,就埋在乡里了。轮着轮着不就变成这种了吗?是不是?所以你老婆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要回乡,她自然就得回乡。

  冯仑:她要不跟你回乡村,你在村里就直接找乡村的媳妇。

  刘晓光:农村的房子又破又烂,就写到了“农民的新村,都是新挖新砖,可盖起来是无序零乱,政府没有帮助农民进行设计,何谈最美小城镇的概念?21世纪的中国乡村应该美丽起来,市场配制还有很多点点线线,农村的建筑还需要政府的扶持,帮助。我还写到什么呢?搞点农舍的设计方案竞赛,那能花几个小钱,针对一顿饭,一个屁股一座楼而言,就是一座房子一座楼?

  冯仑:怎么跟屁股联系起来?

  刘晓光:那设计费能值几十顿饭,几十条烟,我意思你得出设计费。这样才可以像群群白鹅划水,夜夜打渔,满天飞驰的高铁,缕缕炊烟,这才是乡村。广州有一个办农场,很多城里人去了,实际也是解决乡村建设一个软的很好的东西,这块我也写到了,叫做晴空艳阳,颗颗杨桃红透黄,大咬一口甘露甜等等等等不说了。后面的是城里的人多想放南山,要解决乡愁。

  任志强:是先挣钱才可以解决乡愁,不挣钱解决不了。

  刘晓光:最后一段乡愁,是房子,就是官邸的房子保留着,院子里有金菊,就是乡间美丽的景象。

  冯仑:晓光说怎么样留得住乡愁就是写诗,把这个东西闭上眼想象。所以现在看4个人,操作上各有不同,留得住乡愁这个事怎么操作呢?王巍的意见就是恢复历史真相,留得住乡愁的基础;小毛的乡愁比较简单,就是把浙江人收拾收拾,把池塘收拾收拾,把孩子带回去。刚才你说的,然后就是盖盖房子,小孩教教外语。任总说的是大事,恢复乡绅制度,不是恢复,就是研究一下乡绅制度,然后怎么样在乡里面和城里边,乡里边出来了发展不错的人,怎么回到乡下,参加帮助乡里边解决公共治理,包括文化传承,包括文明的传承,这是乡绅的一个大话题。晓光的解决办法非常的简单,写诗,三段不行四段,然后让高铁飞起来,这是成本最低的,怎么留得住乡愁,晓光的办法是最简单,写三段诗。留得住乡愁,我觉得这确实都非常牛逼,都是把操作弄得很具体。

  毛振华:老任的观点我第一个支持,我再延伸一下。我转个弯,现在我们研究乡愁的问题,其实有一些土地制度的问题,我知道每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和土地和乡愁的关系,农村就是土地的概念,因为没有土地就谈不上这些东西。我们讲穷的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现在的土地制度,在我们家不远处大概有一个房子塌了,我一问,我说他们家有没有小孩,说他们家小孩都不在,这个房子塌了他们也不要了。我说小孩为什么不要呢?因为他们到城中村去了,这个就要继承,因为这个土地不是他的,下一户人家等着分配,农民的财产不可以延续。村里子女没有户口,地只有给本村的人,不给外地的人。

  任志强:你意思是村里所有的老人死光了以后土地就没有了。

  毛振华:应该是这样,我觉得现在研究农民的问题,家族的女人不可以继承,儿子可以继承。

  任志强:宅基地为什么是集体的,宅基地历史上就是我的,祖上传下来的,我也没有入集体啊。当时有合作社,当时没有把宅基地搁里面,你们查54年宪法别搞错了。54年宪法是把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严格分开的,生产资料是土地,农地可以入合作社,宅基地是不能入的。

  毛振华:现实是这样的,搞错不错是另外一回事。

  任志强:历史上任何一条宪法,没有说任何一条宪法说是宅基地是集体的。

  冯仑:说软的,说乡愁乡愁。

  毛振华:农民的问题,我们解放以后,经过3次的,第一个是农副产品剪刀叉,第一个就是农民卖粮食很便宜,城里很贵。第二个80、90年代搞的农村农民的收入剪刀叉,打工的农民在那些地方,第三个是农村城乡居民财产的剪刀叉。城市里面我看北京人,卖房子都是起码几百万,但是农村的人呢?他的所有财产都没有价值,宅基地没有产权,所以不能继承。有财产的继承。

  任志强:也就是说,只要是没有男孩了,就没有乡愁了。

  毛振华:就是说一定要有人住,这个财产不能买卖。这个对我们来说,比如说子女有一些收入了,可以买一点地。所以老说土地产权,第一步你要把宅基地,叫自留地,就种菜的自留地结合在一起,这块地先给完产权。他们老讲土地私有化,我说应该提土地国有化,城里的土地国有化,所有权归国家,使用权归不同的农民。你让农村人唯一的土地财富放手了,你改变用途。

  冯仑:你们哥俩这个玩意太学术了。

  毛振华:乡愁,要解决城里的乡愁,就是土地。

  冯仑:你说保留宅基地,这就是留得住乡愁。就是说土地制度。

  任志强:就是说养一个不行,得生男孩。

  冯仑:这就是留得住乡愁。所以我们现在呢?怎么样来操作留得住乡愁,最硬的是土地制度;最软的写诗。然后中间的是乡绅,然后呢?那边是恢复历史真相,这都操作上全都有了。下边我们来了很多都有乡,也许都有乡愁的人,我们捡岁数大的有乡愁,岁数小的还没有到乡愁的时候,基本上还都在远处奔呢?岁数大都往回看,我们刚进来的老菜有点乡愁,一看就是乡愁的脸,基本上50高龄60上下,基本上乡愁开始出来了。

  蔡洪平:我今年60岁,看看像吗?所谓的乡愁,我认为目前确实有这个现象在弥漫,我自己在去年的2月份到了上海去,我是上海人,看到原来小时候打架的地方,打弹弓,现在全是一片高楼,我说不清楚年纪大了还是什么关系。

  冯仑:你现在说有没有乡愁是跟更年期联系在一起的?

  蔡洪平:这个事大了,这个是物质基础,身体基础。很多人跟我们一起去的人回到上海的时候,都说了这个事。从这个角度,我认为心态上和感情上的东西,但是咱们先说的可能是另外一种东西,确实有一种现象,钱钟书钱老写的书,目前出现一个现象是,城里的人往外走,城外的人往里面走。这20人出现一个现象,城里人往外走,大上海,成都搬迁都到郊区,他们现在慢慢都往城里走,还是在市中心方便,文化的东西是无法移植的,这个现象很明显。中国西部有一些地方慢慢的回来,都出现一个回城的现象,以前是往外出。这就使得人们在重新思考所谓城镇化的事,我自己感觉,这个城镇化好像物质上的,光是砖头和水泥的城镇化好像快接近尾声了。但是软件的城镇化,文化的城镇化和公共服务的城镇化我认为刚开始,很多事情还没有做,这是我的感受。如果把新的楼建完以后,那些地方变成一个非常值得怀念和非常有文化气息的东西,我就感觉这个事情,硬件的城镇化完成以后,软件的城镇化或者是文化的城镇化刚开始,谢谢。

  冯仑:你说的确实是这样,我们在西安做立体城市,就做了一个事就是起名字,道路建筑非常多,就要求能够跟历史连起来,就是所谓不要切断文脉,你知道有多少人吗?一千多万人次参加。所以说大家你看,开始搞精神层面的。接下来我想找一个最年轻的,离更年期非常遥远的人来谈一下。

  蔡洪平:我先说一下,我没有赶上更年期。

  冯仑:你不能说年轻人多,你就没说你没有更年期。你刚才说了乡愁是跟更年期有联系的。余光中谈的事,基本是有更年期了,60岁左右写的诗,或者是身体不好,40岁就更年期也有可能。20多岁的也可以,有人说吗?

 

  嘉宾:各位老师好,我是87年的,我应该是远离。

  冯仑:没事,给你30年都没有到,没事。

  嘉宾:我的感受跟大家应该是有很大差异的,但是我感觉可能有一点接近。因为我来自西北,有点类似于大庆。

  冯仑:是哪个西北?

  嘉宾:甘肃。我们是个移民城市,没有这种商埠观念,都是移民过去建设的城市,就我和我的同学,我们这些人对这个城市反而是很有感情的,看着从一片戈壁滩建起来的。现在回去之后,发现和我们毕业初的时候不是特别的一样,小的时候玩的地方,非常破烂的地方都已经建成高楼大厦了,心里面还是有一点感触的。这点感触,就我的理解,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叫熟人社会和陌生人社会》,我感觉这种乡愁可能是熟人社会的记忆,可能我们到了大城市,工作环境变化了以后,更多的时候都是跟一些陌生人打交道,这种感情是很难积淀下来的,等我们回到原来的家乡以后,可以勾起我们熟悉的这种亲密无间的感情,而不是在这种复杂环境下复杂的社会中工作的时候,总是带着一层警戒心,这是我体验的一种乡愁。

  冯仑:非常好,你说了一个大事,不管年龄大小,其实乡愁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熟人之间的记忆,是熟悉事物的一种记忆,这成了哺乳类动物都有的,跟更年期没有关系。找一个女生说说,女人比较喜欢做梦和写诗。你的乡愁?

  嘉宾:我这次过年回家,我感觉特别的深刻,我是江西省九江,我们那边98年发洪水,淹得差不多了,整个房子都往高处搬。原来老的村子,基本上现在已经是破得差不多了,都是旧房子。那块后来往高的地方搬,那块都是耕地,现在都变成一片房子了。原来可能看的那种乡愁感觉,很多的房子不见了。但是今年回去感受很深刻,它因为搞一些新农村,都是自来水,但是我们原来池塘,小时候游泳的地方都变成小泥塘了,里面很多都没有水了,都是绿的。我看那个,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感觉再也回不来了。之前想以后工作了,毕业了,再后来退休的时候可以回来养老什么的。

  任志强:你挣够钱,回去养老,把那个重新挖一下。

  嘉宾:但是环境都破坏掉了。

  任志强:那你恢复,只要你有钱就够。

  嘉宾:我们靠鄱阳湖,有一些水,但是后来煤炭和钢铁的企业就招过去了,我感觉基本是回不去了,就是很难受的感觉。

  冯仑:她把乡愁引深了,就是难受,你往回想一难受就是乡愁。台湾有一个校园歌曲,《捉泥鳅》,就是多少落寞和惆怅,有一点惆怅。还有哪位有乡愁,都可以说一下。

  嘉宾:我有一个体会,我也是来自湖北,从农村考大学出来的。从40岁以前,乡愁的感觉很淡。等到40岁以后,就越来越浓。

  冯仑:那就是刚才说的,接近更年期了,就是来得早。

  嘉宾:那个时候比较穷,面朝黄土背朝天,从农村好不容易出来,对农村的苦难感觉到越远离越好。随着我们现在物质条件的变化和城市的拥挤,我们追求乡村宁静感觉,就感觉这种乡愁越来越重了。那么如何建设家乡,任老师的乡绅的观点非常的认同,我也提出一个,能不能把乡绅和过去的宗法有效的结合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呢?这种宗法是一种健康的,大家看了陈中石的《白鹿原》看了以后,我觉得在晚清,民国那个时候的白鹿原显得那么的宁静,老百姓的生活那么宁静。所以后来我又感觉到一个大变化,农村又面临着很多的传统文化和信仰的流失。今年初一的时候,我带着我儿子到每家每户拜年,让他认识一下我们的父老乡亲,也找回我们过去的根,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冯仑:我现在发现了,乡愁这个事,从农村来的乡愁比较浓;第二个城里人是岁数大的容易有乡愁。所以的话,我们要留得住乡愁,就是农村人回来了,赶紧回去;第二个城里人推迟更年期,或者说提前更年期,就留得住乡愁。因为你40岁在城里就是更年期了,压力大,苦恼多,所以乡愁就出来了。留得住乡愁有很多的办法,对老蔡的城里人,就是给他一片药吃,让他更年期提前,乡愁就来了。大家还有什么好建议?

  嘉宾:我刚才进这个屋的时候,看到除了冯总由于作为主持人责任在身,在微笑着朝大家说话以外,另外4个嘉宾都在看手机。我在想,这个乡愁可能是一个失落,但是可能是人们从现实社会进入虚拟社会的一种失落,因为即使各位老任还是这些嘉宾,是乡绅坐在自己的宅子里,我相信他还是在看手机,而不是看外面的青山。

  冯仑:乡愁就是写诗,诗现在都写在手机上。

  嘉宾:是写在手机上,我感觉可能是自我的绎化,乡愁的依托是小河,宅子和周边老邻居,可是现在大家不管在哪,都跟手机深切的绑定。

  任志强:我看手机是因为有人在网上看现场报道,给我发一个短信,写了一个解释说“乡愁是故乡门前的天涯”,这个人给我发一个短信,我赶紧看一眼。

  嘉宾:所以说乡愁是我说手中的手机。

  任志强:现场报道的那个东西,我感觉就发回来了。

  冯仑:乡愁又提出一个新的事,乡愁在网上。所以要留得住乡愁,就是在网上多整点老村子,老宅子,卖点土特产。

  嘉宾:也许失去的不是故乡,是自我。

  冯仑:你这么说悬乎了,说成哲学了。乡愁不是哲学,乡愁都是文学。

  嘉宾:这是一个谈诗会。

  冯仑:写诗。她又说了,我们自我迷失,包括更年期提前,离家乡太远,跑城里了,这也是自我迷失。

  刘晓光:我不是写诗,是用诗的形式把它体现出来。

  嘉宾:我现在请的都是离更年期非常远的人,站起来我相信都是小妹。毛总跟我很熟的,我是60年代的,我应该可以代表一个中间的群体。我有2个感受,第一个是说我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在城市里长大的,我理解其实乡愁的乡是故乡,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只要有你童年的记忆都应该算你的故乡,就算是城市里的楼房,那也是我们的故乡,它代表了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就是我生活长大的环境和城市,或者是农村,像毛总说的湖区,这是一个概念;

  第二呢?我也有一个感受,虽然我是城市长大的,但是我的父亲是农村长大的,他是军人,出来以后,到老的时候,他现在70多岁,有时候他会经常说,我将来我想回老家去,我就嘲笑他,我说你根本不可能再回到农村老家那种地方去生活了,我说你天天炒股票,谁跟你讨论股票啊?但是其实我能感受得到,他是那种有浓浓的乡愁,但是他回不去,他不是没有能力回不去,他已经在城市里生活习惯了,他是这样一类人。比方说今年过年,我们就全部在北京过了,因为我爸在北京待着感觉冬天在北京待着挺舒服的,今年北京特暖和,这样的话我哥哥,我嫂子他们全家甚至把我的侄女,侄女婿都带到我们家里来,我们感觉父母在哪家就在哪。但是初五以后我们到了福建,我也去看了一下土楼,我倒感觉我想起了我父亲当年有一个愿望,就是想修家谱,就想把家谱给它修完整了,因为他是江苏人,江苏浙江那边还是重视这个的。我去看土楼,其中有一个塔下村,那全部是姓张,是张氏家族,它有自己的祠堂,整个村子都姓张,那个祠堂是认为整个村最好的风水宝地,然后他纪念了村的祖先,祠堂有湖,背面有山和水,还有旗杆。他们家几十代人,只要出一个举人,就会立一个旗杆,这就是很有家族荣誉感的,而且他们的族谱是非常的完整。就是现在说的正能量了,第一鼓励子孙到外面创业,成功,但是你跟家里是永远连着的,你只要成功了,家里给你立一个旗杆,我看最新的一个旗杆,是他们家有一个人去年当选了政协委员,他也认为这是一种荣耀。

  所以我感觉,你不是说操作吗?

  冯仑:你说立旗杆是一个操作。把父母搬回老家,写族谱,立旗杆。

  嘉宾:一个是寻根。你长大了,追溯2代,3代可能都是从农村出来了,就像毛总这样的,你回家去住是一种方式,那你给家里人提供能力,帮家里人把这个整个大家族的族谱修起来,其实这也是历史的修补,也是一个好的操作方式。

  冯仑:都有一个事,都是出来考大学的来谈乡愁,你说农民工有乡愁吗?这都是有文化的人说的。所以现在有乡愁的这个事,还跟像晓光这样的,又写诗情感丰富的人有关,情感一丰富,乡愁就来,这基本上是规律。另外一进城读了大学了,有乡愁;岁数大的有乡愁,更年期有向,咱们都把规律找出来,然后慢慢的就知道了,怎么治理,咱们就可以操作,刚才说立旗杆,修家谱,搬老爷子这都是操作。接下来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任志强:你是不是给中央写一个报告?

  冯仑:最后成为一篇稿子,第一什么是乡愁,第二怎么样留得住乡愁,我得把主持人的活干完。

  嘉宾:咱们两个是老乡,我也是村里边长大的,确实有乡愁,回去看的时候都找不见了,都没有了。我还有一个经历。

  任志强:没有是进步,还是有是进步?

  嘉宾:所以我要提出一个问题?

  冯仑:你是西安人吗?

  嘉宾:对。

  冯仑:西安的城市,一般是岁数大的有乡愁,乡下离得远了有乡愁,你是两个都沾了,离得又远,岁数又大,跟我差不多。

  嘉宾:我第一次看乡愁,看英文词之后,我第一次读这个词是在中学学的,很难,我一直寻到这个作者,当时描写是美国佐治亚州,弹着棉花(2004095.000.48%),这个乡村的感觉。我找到说,这个地方还存在不存在,不复存在了。所以我想问的问题是说,乡愁作为感情来说,每个人都是有的,不可回避的,永远都是存在的。但是你刚才说的时候,说留住乡愁?你说是要留住乡愁,我们要问的问题是,第一个我们留,如果留,留什么?最后,我在美国又找到了一个对乡愁一个新的定义,它叫做创造一个 “nostalgia”我们都有30年到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想说作为亚布力这么高端的论坛,而且在座大家的话出去会带动一大批中国人,甚至是世界人,我们可以谈感情可以,我们都有,但是感情谈下去,没有转化为行动,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转化成行动,这意味着什么?我特别认同刘晓光先生说的,不是写诗,他整个思想,就是以后我们整个企业家,这些人在城镇化中所尽的责任应该是什么,所以我认为,亚布力应该重新定义乡愁,这个乡愁是什么,这个留住乡愁是什么,应该是创造下一个乡愁,让我们自己能够在临死的时候能够回味,让年轻人应该抱着梦想去创造。因为把思想留在过去,永远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不转化成行动,就没有结果,没有结果就没有未来,所以我提议,我们在亚布力重新定义乡愁,这个乡愁是带着回忆,我们老一辈是可以坐下来聊天,我们可以在这个诊所里治疗,但是要转化为行动,必须是创造未来的乡愁,那么未来的乡愁是什么,我感觉大家可以谈一下,很有意义。

  冯仑:非常好,你是把人和动物分开了,我听明白了。为什么哺乳类动物都往回找,你比如说在内蒙草原上,为什么当时你死了埋在哪?最后怎么找的,当时就是杀一匹马,然后呢?多少年那个血,多少年以后就可以找到,就跟这个有关。哺乳类走哪人家可以回来,非洲大草原又回来,看样子都有乡愁。但是你就把动物跟人分开了,人的乡愁不能跟简单的哺乳类动物一样,往回找,咱们还得往前扑腾,往前扑腾的乡愁,和创造一种新的文化记忆,就是我们自己留点痕迹,然后自己再回忆,这个有点意思,这个乡愁从佐治亚州到了亚布力,基本上高端大气了,你这个是喝过洋墨水的,你也整点高级的。

  王巍:我想当年我们中午吃饭,看杯子有几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很有意思。“有了牵挂的漂泊,变不再是流浪”,这句话慢慢体会,“有了牵挂的漂泊便不再是流浪”,我们始终都有牵挂,或者是你牵挂一个东西,或者是有人牵挂你。

  冯仑:农村人说,有了牵挂的漂泊不是流浪,那叫骚情。很好,我们要创造乡愁,脱离低级趣味。

  嘉宾:谢谢冯总给我这个机会。我本来想代表农民工说两句。挺文学的题目吸引我们大家坐在这,我觉得刚才很多的观点我是认同的。有一个建议就是,真的乡愁不应该是简单的怀旧,企业家们都是从一方水土走了很远,走了很久出来的人,我就觉得故乡始终是一个走得越远,心就离得越近的地方,大家从一方水土走出来,都看到了世界。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从故乡走出来,走远的人,应该再把世界带回去。

  冯仑:这个是乡绅,刚才说过了。

  嘉宾:第二个建议,其实我们应该往前看的话,应该是要引领,企业家们要引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或者是生活态度,我不知道今天是要讨论新型城镇化还是要讨论文学,但我觉得应该有一种生活态度。

  冯仑:我们今天主要讨论软的事就是乡愁。

  嘉宾:生活态度应该是安居乐业,包括整个中国经济大的环境,已经是告别了一种粗放和不成熟的增长的方式,但我觉得无论是从公司的生存方式到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都应该回归本份,都应该安居和乐业,那乐应该是包含了企业家的精神,创新创造的过程,要有这样的过程。因为前不久我刚看了一部电影,还没有公映,但是拿到纪录片的华表奖,题目是《乡村里的中国》,它说的是沂蒙山区,那跟我们那是几个山之隔,那个电影写的是500个人小山村里的生活美食,特别简单的故事,纪录片都是村里人真实的记录,有6个孩子平均年龄21岁,在村里住了1年,就记录了这个过程。我看片子的时候在想,其实在今天中国很多地方,还存在这种地方的生活美食,能不能用企业家的实力和能力把这些该传承的东西传承下来,然后走远的人再把大千世界更好的文化带回去,让更多的人安居和乐业。

冯仑:她把最后我们的总结陈词都说完了,还有结婚,这一下就回到正能量去了。我说着说着就是往下出溜,大家原谅。新浪记录以后两个人的发言为主。我最后小总结一下,今天上午的时间到了,到了我们基本上讨论了两个问题,第一什么是乡愁,大家都说得比较具体,老房子,物件是乡愁,文化传统、伦理是乡愁;小芳那个人是乡愁,熟悉的社会和人脉这是乡愁。

  第二,我们怎么留这种乡愁,尊重历史是向,把浙江人和湖北人关系处理好是乡愁,把鱼塘弄干净了是一个办法,写好诗也是乡愁,立好大旗杆,写好家谱是乡愁。另外把更年期往前提一点,这也是早晚的事。还有是文化,文化多的乡愁就多,所以留住乡愁就要让大家好好学习,这是我们讨论的不太高端的,但是比较能操作的。

  最后精神价值的引领,以程红为主,陕西人都是创造乡愁牛逼的人,因为陕西历史长,这个弄一下,说一下,就让我们成为锦绣文章的,别让别人说我们讨论的太软,至少还能操作,大旗杆这个至少还能操作。结束了。

12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管理中国网

GMT+8, 2021-3-3 14:10 , Processed in 0.10268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