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理百年》金课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上海自贸区的潜力

2013-10-22 10:03| 发布者: 哈米尔卡| 查看: 6291| 评论: 0

摘要: 香港与上海的竞争合作关系近年一直为外界瞩目。肖耿教授指出,上海自由贸易区的最大意义在于开发中国跨境服务业这一潜力巨大的处女地市场,这将是全球经济的新前沿。自贸区不是零和博弈,对于这一历史机遇,香港的体 ...

沪港合作创建真正的全球金融市场

国务院于9月27日颁布中国(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在确认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的政策大趋势及大背景下,特别提到允许金融市场在试验区内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逐步允许境外企业参与商品期货交易,鼓励金融市场产品创新。证监会也已经同意上海自贸区建设期货交易所,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并支持自贸区内的衍生品境外交易。这与我四年前主持的一项有关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政策研究及建议一致。当时我们提出的是创建一个上海全球交易所。

上海全球交易所可以整合与中国有关的境外股票、债券、及期货的跨境交易,而将中国市场与中国之外的国际市场联通,形成一个真正的全球市场。上海全球交易所首先可以用外币交易,例如来自美国的证劵就以美元进行,来自香港的就以日元进行,也可以用离岸人民币或在岸人民币,但需要增加交易成本。

上海全球交易所与产品管道的开放概念相符,管道的一端是可以允许中国的老百姓或机构通过上海自贸区的特别渠道进入自贸区的特许交易市场,而另一端与境外金融市场联接。具体操作方式可以是,内地机构或个人在自贸区内的金融机构特许开户,通过这个特许账户参与自贸区内金融市场的交易;为控制风险,法律可以规定内地机构或个人可以通过特许账户进入自贸区的金融市场(参与全球金融市场交易),例如特许账户里可以有美元账户用于购买美国市场的证劵,可以有港币账户用来购买香港市场证劵,但资金只能留在特许账户上而不能出国境。特许账户上的外币可以自由兑换为人民币,人民币也可自由兑换为外币在自贸区内进行特许投资交易,资本账户在境内实现可兑换。这样的安排符合国务院总体方案中“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自由流动”的原则。内地投资者通过特许账户进行投资可能有赚有亏,但不论亏盈,钱一直都在账户上,不会跨境流动,大大降低资本跨境流动的系统性风险,也可以较好地控制资本项目的风险。

沪港合作可以在上海自贸区创建一个有中国及中国境外投资者共同参与的真正的全球市场。

沪港合作沪港合作为人民币国际化及国际货币体系的创新做贡献

中国的长远战略是将上海建成一个与中国实体经济及国际贸易地位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其中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我认为应该将“人民币国际化”改成“人民币正常化”,即人民币与美元、欧元、英镑一样能够在国际上正常流通使用,而不是用人民币代替其他国际货币。

我认为中国不需要急于在上海自贸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欲速则不达),而应该充分利用好上海自由贸易区,邀请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都到上海自贸区建立结算系统,允许其在上海自贸区内自由兑换,甚至邀请各国及地区监管机构在上海设立代表处(特别是香港特区),与中国监管机构合作监管全球离岸市场的动态。世界上目前只有中国可以有足够大的人口、市场、及市场潜力来培育一个未来的全球离岸市场国际货币体系及其新秩序。

中国如果直接推销人民币国际化,要求其他市场用人民币进行期货交易(如金属期货、石油期货),首先是难度大(五十年之内,人民币可能都难以被接受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其次是美国、欧洲、日本、英国都会误解为中国是在向现有体制挑战,从而陷入被动。中国需要用行动来表示对现有的国际金融市场基本秩序的尊重,但同时也要为其缺陷及潜在风险有所准备并为改善国际货币及国际金融秩序作实质性的贡献及创新。

这里就涉及到全球金融新秩序。将来的世界会形成多级金融中心,可能需要多元化的货币体系或一种超主权的国际货币。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曾经提到以国际货币基金会特别提款权(SDR)作为超主权的国际货币。例如,未来的期货市场非常需要一个价值稳定、政治中性、国别中性、透明灵活、适应性强的、具有国际货币功能的货币(包括价值尺度、流通、支付、及储藏功能)。

如果上海自贸区将来成为一个世界上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它就可以像香港那样发行与SDR挂钩的上海自贸区国际货币。如果香港、新加坡、迪拜及其他离岸国际金融中心也有兴趣与上海竞争及合作,它们也可以发行同样的与SDR挂钩的国际货币。它们境内的商业银行都可以发行印制以SDR国际储备货币(目前包括美元、欧元、英镑、及日元;今后一定会有人民币)支撑的国际货币。使用SDR国际货币的金融中心的基准利率将是全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基准利率的加权平均值,其加权值由SDR各货币的权重决定。这样的中性国际货币将比任何一个主权货币更稳定。而且,各个金融中心的相互竞争会确保其作为一个货币中介的市场服务质量更可靠。但是,这样的大胆创新只有将来在上海自贸区内才有可能实现。香港、新加坡、迪拜的经济规模不够大,而目前上海的制度环境还没有到位、规模还没有到位。美国、欧洲、日本目前不会对这样的创新有兴趣,但将来可能会支持,原因是承担唯一国际储备及交易货币对主权国是有很大成本的(如美元和欧元都难以通过贬值来刺激短期经济复苏)。

如果我在这里提出的大胆设想在将来有一线希望实现,上海与香港就应该尽早研究及部署,因为一旦这一设想成真,将给世界提供不可估量的正面价值及影响。香港的体制优势与上海的规模及潜力优势是如此鲜明地互补互利,而自贸区为二者强强联合提供了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本文转自FT中文网

123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管理中国网

GMT+8, 2021-3-3 13:44 , Processed in 0.11444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